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灯光

[日期:2016-08-10] 来源:松原市侨联  作者:孙海英 [字体: ]

  世界上有各种各样的灯,归纳起来其功能,无非是为人带来温暖和光明,更重要的是在黑暗里照亮前行的道路。

  今年6月29日,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参加了省侨联组织的吉林省机关干部2016第二期“追红色记忆、走红色足迹、悟红色精神”遵义培训班。6月1日,按照课程安排,我们从遵义出发,参观苟坝会议会址。苟坝会议会址是一座典型黔北农家四合院,它依偎在马鬃岭的山脚下,四合院的门面是平展展、郁郁葱葱的农田,白鹭在埂畦上悠然信步,泉水清澈,小溪带着香檀村的花香,淙淙而去。

  走进四合院,正房坐北朝南,东西厢房,正房中间放着古朴厚重老旧的长方桌,桌子中间放了一盏马灯,我望着这简陋的会议室,凝视着马灯,无比的敬仰之情涌上心头。

  1935年3月1日1时,中央政治局在苟坝召开的决定红军和革命命运扩大会议,红一军军长林彪向朱德总司令发电,主动请缨发起攻打打鼓新场的战役(今金汉县城)。当时红军总部驻扎在苟坝村,军情紧急,晚上就在这个会议室,围绕着马灯召开了紧急会议,会上除了毛泽东同志,大家都同意发起打鼓新场战役,唯独毛泽东同志据理力争,但是没有改变一边倒的局面。之后,毛泽东同志又以要辞去前敌政委来阻止,还是不能生效。没有办法,只好以举手表决,少数服从多数的方式做最后的决定,结果还是决定攻打打鼓新场,攻打打鼓新场的战役箭在弦上。

  会后,毛泽东同志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,他想的是红军的命运,革命的前途,绝不能让红军再受到挫折。毛泽东同志越想越多,夜不能寐。此时已经是深更半夜,他提着马灯走在坎坷崎岖的山路上。虽然马灯的灯光微弱,但是照亮了前进的道路。他要去和周恩来同志商量,如何制止这种敌强我弱、以卵击石的做法。最终周恩来同志了解了形势发展,也正如毛泽东所料:多路敌军正向打鼓新场扑来。第二天一早,再次召开会议,大家对毛泽东同志的提议有了新的认识,取消了发起攻打鼓新场战役决定,毛泽东同志又恢复了前敌政委的职务,毛泽东同志挽救了红军,挽救了革命。

  八十年前,也就是1927年井冈山斗争时期,毛主席在八角楼居住,在清油灯下,他老人家披着毯子抵御深夜的寒气,用清油灯照明,写下了《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?》和《井冈山的斗争》两篇光辉著作。

  参观完苟坝会议会址,我们又到了苟坝会议遗址展览馆参观。走进展览馆,正面大厅矗立着毛泽东同志戴着八角帽,身着红军军装,右手提着马灯,昂首挺胸、目光炯炯、坚定地凝视着远方的青铜塑像。我伫立在塑像前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:是毛泽东同志在“长夜难明赤县天”,漫漫黑夜里,提着马灯冲破黑暗,带领着红军和中国人民从胜利走向胜利。

  我坐着回城的大巴,这时大巴里传来了悠扬动听的《八角楼的灯光》的旋律:

    “......八角楼的灯光哎

    是黎明的曙光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陈明 | 阅读:
相关新闻      
本文评论   查看全部评论 (0)
表情: 姓名: 字数
点评:
       
评论声明
  • 尊重网上道德,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
  •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
  •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
  •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
  •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