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好,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
背景:
阅读新闻

大城山,魂牵梦绕的大城山呀

[日期:2016-07-04] 来源:松原市侨联  作者:杨春生 [字体: ]

  凡是去过朝鲜平壤市的人都说不是平壤是一个花园般的城市,而是花园里有一个平壤市,那么大城区,就是一个花园里的小巧玲珑的精美的盆景。

  大城区因大城山而得名,它距平壤市约20里,延绵的大城山环绕着大城区,一条曲曲折折的水泥路,在大城山褶皱里若隐若现,曲径通幽,翻过两座山,豁然开朗,别有洞天。五十年前,我出生在这里,严格说大城区是个弥漫着浓郁气息田园风光乡村,似乎隔绝了城市喧嚣。这里没有工业,没有栉比的楼房,没有稠密的人海,常住人口约两千人,他们大都是在动物园,果树农庄上班的职员、果农。大城区就像依偎在大城山怀抱里的婴儿,一条清澈小溪好似母亲连着婴儿的脐带,它带着松树和白桦树混合油脂的香味,映照斑斑驳驳的树影、花影逶迤而来,又从大城区中间穿过。不知是溪水常年冲刷之故,还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,在溪水流过的地方,留下大小不一,不规则的小谭,谭水仿佛母亲的乳房,滋润着居住在这里的人们。你伏下身细看,清澈见底的潭水里,有细腻的泉眼,汩汩上涌的泉水像金鱼往上吐着串串水泡,水泡里夹杂着鳞片状的细沙,细沙在太阳光的照耀下,熠熠生辉。串串水泡刚接触水面上,陡地就荡漾开来,涟漪而去。

  自有源头活水来。小溪在大城山深处有源头,还有这承上而下的泉水,溪水能不清冽甘甜吗?这是大自然的馈赠,舀之可做饭,可烹茶,可直接饮用……人们对它无比敬畏、虔诚,从不在清澈的溪水中浣洗衣物,更不濯足。

  大城区的房子并不过分修饰,色彩熨帖,红瓦白墙,在绿树的掩映下,顺山而建,疏密有致,通透疏朗,巷路全是用不规则的青石板铺就,板缝间镶满永远也长不高的小草。纵采山间树,尽植于庭院。房前屋后,巷路两旁全是参差不齐,绿阴蓊郁树:樱桃树,苹果树,海棠树,枫树…….千娇百媚的枫叶,到了深秋才能绽放。齐胸高的庭院墙垣挂满袅袅婷婷的藤蔓,墙根背阴处,青苔卓然:有蔓苔,长绒苔……被蓬绿庭院“囚禁”的绿树,把柔软枝条、一枚枚细叶伸出墙外,牵着你的衣袖,摩挲着你的面庞,闲情逸致,幽静恬然。枕着大城山,耳听着声声林涛,催眠的溪水潺潺……白日亦可入眠,沉醉美与诗的世界里。

  一条若有若现湮于藤草,树林间的石板小路,折叠而上,翻过大城市区右面山坡,就是平壤中央动物园。每天黎明时分,天籁细细,目下无尘孔雀引颈高歌,而后,不知名的小鸟婉转啼鸣;也许是飘渺的鸟啼,惊醒了晨睡雄狮,雄狮蓦地从胸腔深处发出怒吼,是那样浑重,有力,在山谷里回荡。顿时群山屏息敛气,好像都在谛听着什么?我刚听到狮吼时,无比惊悚,时间久了,听不到这生命礼赞的狮吼声,我感到寂然、落寞。

  大城山背阴处还残留着冬雪时,金达莱等不及姗姗来迟春天,不经意间,金达莱花竟然悄然吐出雀舌般匀称婉约蓓蕾,一丛丛,一簇簇金达莱花,像饮了一杯醇厚绵甜酒的少女,脸上泛起醉意的红晕,红晕轻染的金达莱花,像掬成一朵朵红花,佩戴在青翠欲滴、宽厚的大成山胸前。春天来了,绵延大成山山麓,鲜花第次开放,层林尽然,簇拥着大城区,那花团锦簇的鲜花,似霞、似雾、似流动的火焰,蔚为成一片香雪海,缤纷香雪海,迷蒙了你的目光——目光所及的一切…..

  大城山,你虽无南山之悠然,却有陶渊明的:“不知有汉,无论魏晋”恬然的桃花源韵味,奔放却不失含蓄。你沐浴着这里绿色浪,闻着飘溢鲜花清香,心底潜入一丝丝温柔春风,会熨平你的伤感、沮丧、悲痛皱纹;绽放的花朵在你心里开放、摇曳……让生命芬芳熏染着自己的内心世界。

  大城区的美,你只能用心灵去吸吮,不能用笔墨书写。 大成山,魂牵梦绕的大城山呀,时光不经意间柔软而逝,我离开你已经五十年了,现在我已经步入老年。

  昨日残花,是否能在明天开放?但愿吧——粼粼淙淙小溪,缤纷芬芳的鲜花,在我梦境:不干涸,不凋零……

收藏 推荐 打印 | 录入:陈明 | 阅读:
相关新闻